山风

✔祺鑫
新人文手
请多多给我评论!我喜欢评论!

「祺鑫」纵然似梦

之前的那个小糖渣的扩写

请勿上升

-时间设定是刚在一起没多久之后的嘉祺中考。

       重庆的夏天冒着烟,而河南的夏天起一层薄薄的雾。时针分钟秒钟咔嚓咔嚓得在两地重合,一起听风穿过风铃叮铃铃的脆响。少年湿漉漉的头发,湿漉漉的后背,累起来就总爱把思念放大再放大,放大成在白天也梦得到的海。

       丁程鑫趁着午休时间,一边吃面一边给马嘉祺发消息,蒸汽和汗水在少年的鼻尖反射出来屏幕亮晃晃的光,和一条新到消息的提示。马嘉祺回复的很快,白色的语音条嗖得一下变长,难免把丁程鑫的那句“怎么样”衬的有些单薄,却又灵犀般得把话语交代清晰。

       丁程鑫一边猜着那条白色的内容一边点开,恰好刘耀文的脑袋凑过来看他的面碗,一句“有想你”就那么尴尴尬尬的传进两个人的耳朵。小孩子的敏锐偏偏总在奇怪的地方被发挥的淋漓尽致。刘耀文闪得很快,把桌子撞出闷哼,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只有两个人的房间撞出点回音,还好像撞在丁程鑫的耳尖……撞出点绯红。而后锁屏的一小声咔嚓,给更年轻的那双眼眸点上一闪而逝的懵懂星火,又给另外一双镀上那么一层即兴飙戏的若无其事。

       ……反正早晚也会知道。丁程鑫糊弄完最小的弟弟,把面条在嘴里嘎吱嘎吱得咬碎,带着那么点郁闷又去戳那条语音。自然还是用听筒播放,又贴在耳边,于是一晃神就像是他们总是在说的那种悄悄话……像他就在旁边。也有点像小说里常写的那样,一个少年的声音带着心愿悄悄而又如愿得跑进另外一个少年的耳朵里,在心上溅起涟漪。

       开头是那句“有想你”,声音刻意压低了,拖着长音,颇有点喟叹的滋味。而后是一声轻轻的笑,吹的耳朵有点痒,搞得丁程鑫嘀嘀咕咕得埋怨起来:怎么上来就要撩闲,而后筷子和碗也叮叮当当撞一首小情歌。马嘉祺一如既往得说很多,反倒把那句想你压得扁扁的,更有点像藏在每句话。先是交代上午的心情,再偷偷笑一下老师,还有傻傻的仪式。最后再说担心的考试和大大的太阳,软软细细又小声。

      丁程鑫被提前的答案把心情塞得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郁闷,叼着筷子打字,删了又打,反反复复修改那点只有两个人才知道的小秘密。最后他还是换了语音,把重庆如烟的夏天拆进声音里,和同样的思念搅拌开,再一起交付给对面的那个小磨叽:“好磨叽呀——好啦,考试加油,早点回来!”

       他发完了就觉得好笑,想起来好久之前自己也这么说过。那时候的重庆还是好热,像冒着烟,还是夏天,只是那时候还没有粉红色的小泡泡,但是那个从河南过来的小孩却适应的很快。他又往前想,回忆密密麻麻,才发现现实快的如同狂飙。已经中考完了,相遇一周年也来的很快了。

       消息提醒响得依旧很快,还是马嘉祺,还是语音,还是有粉红色的泡泡悄悄得出现:“我这不是帮你省了打字的时间吗,好好,我尽快回去啦。”丁程鑫盯着屏幕笑得有点傻,却还没想好回什么,刘耀文就在外面喊他。脆脆的少年音把粉红色的泡泡戳开一个,双手捧上加速道具:“鑫哥,训练啦!”

       丁程鑫一边答应一边胡乱收拾垃圾,匆匆忙忙却也没忘记再回消息:“训练了,等你”。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因为特指目标而带上点河南的雾,有点沉甸甸的认真,又有点轻飘飘的不真实。两个少年在两个城市里想念着,也偷偷笑着对方。笑意把两个城市之间的天空变成海,小小的思念轻易得游曳而去,传递而去。

       丁程鑫锁屏往外走的时候,看见屏幕上有一条新消息,主人的名字是狗蛋祺:“嗯”

       简单得把以后就此锁定。

一点小糖

丁程鑫趁着午休时间一边吃面一边给马嘉祺发消息,蒸汽和汗水在少年的鼻尖反射出来屏幕亮晃晃的光,和一条新到消息的提示。马嘉祺回复的很快,白色的语音条嗖得一下变长,把丁程鑫的那句“怎么样”难免衬的有些单薄,却又灵犀般得让人心动。丁程鑫一边猜着那条白色的内容一边点开,恰好刘耀文的脑袋凑过来看他的面碗,一句“有想你”就那么尴尴尬尬的传进两个人的耳朵。


。。。明天写完好了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也是嘉祺的自拍,疯狂心动了。